彼得森因伤退出索尔海姆杯 美国队复仇战缺主角

北京时间8月17日,很遗憾,苏珊-彼得森将退出本周的索尔海姆杯。挪威名将彼得森由于背部受伤,无法代表欧洲队参加比赛,这对于原本想在4场比赛中第3次取胜的欧洲队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对于这种两年一次的队际赛来说,球队恩怨是比赛中最大的亮点,我们可以从莱德杯中窥见一二。如果没有1991年塞弗-巴耶斯特罗斯斥责保罗-阿兹格作弊,没有1999年美国人跑去踩奥拉查宝的推击线,没有去年丹尼-威力特的兄弟出现,没有伊恩-保尔特去挑衅大西洋西海岸人。那么莱德杯将索然无味,也无法吸引如此多的观众。在莱德杯上的观众就像足球迷一样,球手推杆时他们仿佛在看足球运动员第90分钟的进球,欢呼雀跃。

观看球手顶着高压打球是很有意思的,现场的氛围完全不同。不要低估现场可以点燃激情的气氛,塞弗对于欧洲队的精神支持是无可取代的。

索尔海姆杯跟莱德杯如出一辙,在2000年的那场比赛中,安妮卡-索伦斯坦作为欧洲队队长,当时她把球推出了果岭,被人命令把球打回来。随即凯丽-罗伯特迅速的完成了一记长推,先于了按正常打球顺序,应该切球的索伦斯坦。2007年,多迪-佩博在罗拉-戴维斯错失推杆时大叫“好的!”,这让她在没有机会带队参赛,于是她直接在电视直播中说罗拉-迪亚兹和谢丽-斯坦豪尔是一对怪狗。

但是总体来看,索尔海姆杯的比赛氛围相对于男子队际赛来说还是挺友好的,直到去年彼得森的一次抗议。当时,美国队20岁的新人艾莉森-李完成一次短推,最后球停在离洞很近的地方,艾莉森以为这个球被对手认为OK,就把球捡了起来,彼得森就此提出抗议,因此艾莉森在该洞负。如果这一推获得了艾莉森-李想象的OK,那么比赛进入18号洞的时候双方为平手。可是因为彼德森的反对,欧洲组合就赢得了该洞,最终赢下了那一分。“我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美国队队长朱莉-英克斯特说,并且她甚至得到了达伦-克拉克的支持,“我保证只有我在旁边,我就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位莱德杯队长还表示:“从高尔夫精神来看,这样做完全是错误的。”

一时间这件事被炒开了,欧洲队和美国队都争执了起来,戴维斯在电视中说,“我觉得特别恶心,我永远不想知道大家怎么评价苏珊,我只是很开心我不是她们队的。”愤怒的英克斯特之后又号召自己的队员联合起来,组织她们一起高唱“欧洲队恶心”,随后她们又选择高唱“美国队优雅有范儿”,显得更为明智。

这个不公正的评判似乎激励了美国队,她们最后逆转了4分的差距,实现了美国队6年里的第1次胜利。复仇永远都是最吸引眼球的,因此世界球迷都迫不及待的想看今年的比赛。

遗憾的是,事件的主角彼得森这一次将不会参赛,有的人也许会庆幸事情可以大事化小,但是这场比赛势必不如预期般令人关注。但是这笔账不会一笔勾销,美国队将一直等着彼得森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