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史研读:骁勇善战的早期马穆鲁克军队是怎样的?

13世纪上半叶,蒙古人对世界的东部地区造成了严重的破坏,最终在1258年成吉思汗的孙子旭烈兀率领蒙古军队攻进伊朗,占领巴格达,哈里发被处决。1259年,蒙古军队越过幼发拉底河,试图侵占。

蒙古的西征军队于1260年1月占领了阿勒颇。1260年2月,大马士革被占领,蒙古军队袭击了加沙和希布伦,这时的开罗在蒙古人眼里似乎触手可及。马穆鲁克王朝的拜巴尔斯苏丹和他的对手库夫兹·奥菲格普特在当时虽然是激烈的对手,但他们同时意识到了蒙古军队西征的严重性,于是二人达成和解,决定组成统一战线月,马穆鲁克军队与乞忒不花率领的蒙古军队在艾因·扎鲁特展开第一次交战,据记载,刚开始的蒙古军队所有战士占据上风,只因遭到了库夫兹的埋伏,马穆鲁克军战胜了蒙古军队。蒙古将领乞忒不花被俘。至此,蒙古再也没有到过这样的远方。

这场战役的胜利在整个马穆鲁克国民的心理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表明了蒙古人并非不可战胜,同时也为马穆鲁克统治合法性提供了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在外交和商业政策方面,蒙古人欲与欧洲基督教通使,策划共同应对敌人。拜巴尔斯面对这一情况选择与金帐汗国的别儿哥汗结盟,旨在结束伊尔汗国的统治。1335年阿布·萨伊德汗死后,伊尔汗国灭亡,埃及在该地区成为不可挑战的势力。

蒙古人甚至十字军的规模都不足以构成军事威胁。埃及也挺过了蒙古在其他地方的征服所带来的经济影响,并成功地树立了它的商业中心地位。马穆鲁克军胜利的众多影响中最主要的就是,倘若蒙古人击溃埃及,他们可能会随之击溃西方世界,包括安达卢西亚,也许还有欧洲。继巴格达垮台后,免遭兵燹的埃及成为了思想的中心。

正是因为蒙古西征军队的持续威胁以及法兰克十字军的入侵,的强烈希望同埃及马穆鲁克军统一战线,并消灭和巴勒斯坦海岸线上的法兰克十字军和其他西欧利益集团残余。拜巴尔斯也是在艾因·扎鲁特战役之后开始寻求两大目标,一是将埃及和的团结起来,培养一只训练有素、纪律严明的常备军,建成一个统一的马穆鲁克国家,以防蒙古人卷土重来;二是消灭巴勒斯坦和的拉丁基督徒。

在沿海地区,包括军事教团和意大利商业城市的军队,尤其是热那亚和威尼斯,分别占据着最好的农业用地和繁茂的城市中心。尽管与蒙古人相比,十字军在短期内构成了轻微的威胁,但从长远来看,由于战略原因,他们对领土的占领是不能容忍的,十字军将马穆鲁克王朝建立的港口和堡垒视为未来行动的基地,更是在13世纪多次与蒙古帝国协调战略,企图建成联盟共同对抗埃及的马穆鲁克军。

1248年,法国国王路易九世以塞浦路斯为基地袭击了埃及。然而,因埃及尼罗河的季节性泛滥的问题。洪水使陆地军队无法行动,并为更熟悉气候条件的马穆鲁克防御者提供了优势。随后医院骑士团在巴伊桑西北部的塔博尔山山建造了一座堡垒,这对马穆鲁克人穿越巴勒斯坦的路线构成了威胁。

因此,1263年,拜巴尔斯第一次进攻塔博尔山,摧毁了部分完成的防御工事。同年,他还举行了反对其他十字军地区的活动。1265年,十字军的一个港口凯撒利亚被攻克。作为反击,教皇在1291年之后宣布禁止基督教商人和之间的直接贸易,直到1344年才取消。这些政策条款的相继颁发直接加速了马穆鲁克抵抗十字军入侵中东地区的步伐。

1291年,盖拉温之子艾什赖弗•赫列勒率领马穆鲁克军出征,历经近三个月攻克巴勒斯坦重镇——阿克,随之沿路收复了诸多法兰克人的堡垒和要塞。十字军在地区的势力彻底被清除。1311年,教皇克莱门特五世召集了塞浦路斯国王亨利一世(1291-1324)的两位使者,詹姆斯·德·卡西亚蒂斯和西蒙·德·卡尔马迪诺于维埃纳召开会议,亚美尼亚国王向教皇及其议员提交了一份备忘录,就如何实施新的十字军东征以恢复1291年输给马穆鲁克的圣地提出建议。建议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提议对埃及实施禁运,由一支拉丁基督教大帆船实施,对马穆鲁克土地进行海上封锁的必要性以及塞浦路斯在执行封锁方面将发挥的关键作用。

埃及缺乏铁、木材和沥青,木材在埃及不仅用于建造沿尼罗河航行的船只,还用于建造运河。骑兵的武器和马镫是用铁制成的,而沥青则用来排列船只。禁止“假基督徒”采购这些商品也将阻止苏丹通过与他们进行贸易来获利,迫使苏丹要么放弃这些地区,要么花费大量资金来加固它们。从黑海沿岸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到达埃及,对所有商人的禁运这些货物将大大削弱苏丹的势力。建议的第二部分主张以塞浦路斯为基地,以恢复最初的远征和派遣定期增援,对埃及进行强力直接攻击。

1365年十字军又一次对马穆鲁克埃及进行攻击,当时塞浦路斯国王彼得一世的军队发起进攻,占领并掠夺了亚历山大港,但随着来自开罗的马穆鲁克援军的逼近,马穆鲁克王朝收回了亚历山大港。十字军王国垮台后,整个地区都处于马穆鲁克的统治之下。和平条约签署后,盘旋在苏丹国东部边境上空的蒙古伊尔汗的威胁于公元1323年被消除。虽然马穆鲁克苏丹国目睹了一些内部叛乱,开罗的王室也遭受了紧张和冲突,但其边境在接下来的200年里相对平静和安全。十字军被击退之后,大量的十字军所建造的基督教教堂被改建为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