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雇佣助手完成画作:这些名画究竟是谁画的?

一些曾经给别人当助手的人,如今也已成名成家,他们大多拒绝使用助手。雷切尔-霍华德曾在赫斯特手下当了4年助手,她说自己无法想象还有什么比使用助手更糟糕的事情,“我只为自己作画,不会去满足别人的需求”。

霍华德1992年开始担任赫斯特助手,他们在一个汽车站相遇,然后聊了聊艺术。“做助手的经历教我明白自己的价值,让我敢于思考宏大的问题,”霍华德说。

约翰-E-斯科菲尔德曾给已去世的艺术家罗伯特-马瑟韦尔当了3年助手,对于那段经历,他觉得挺有趣,但同时表示,他本人作画时不会使用助手,“绘画是非常个人化的事情,别人无法代替”。

斯科菲尔德和另一名助手鲍勃-比奇洛参与了马瑟韦尔著名画作《和解挽歌》的创作,这幅画被誉为美国最杰出的绘画作品之一,现悬挂在华盛顿特区国家美术馆。

孔斯是另一极的代表人物。他有一支庞大、高效的工作团队,每个成员都有各自的任务,有的根据图纸承担画布某一位置的绘画工作,有的专事混合几十种颜料调试出合适的颜色。孔斯说,他非常用心地监督助手们的工作,“我从周一到周五都呆在画室里,尽量减少旅行。这些作品每一笔都仿佛出自我手。”

曾经,在艺术创作过程中使用助手和学徒,是艺术世界的惯例。米开朗基罗、伦勃朗、鲁本斯等艺术大师都十分仰仗助手们的帮忙。后来,随着印象派的兴起,这种谋取利益最大化的“集体创作”模式逐渐遭摒弃。艺术家们更倾向于在画布上表现个人元素,而不是向雇员发出指令。

上世纪中叶,安迪-沃霍尔在工人的帮助下创作出丝网印刷品和平版画,波普艺术随即流行,雇用助手或学徒的做法重新回到艺术世界。

为艺术家当助手没有统一的行业规范。有的人为短期雇佣,几个月里每周工作一到两天,有的人则长年全职工作。工资水平普遍不高,通常每小时20到25美元,有的享有医疗保险和其他福利。

著名艺术家戈里斯基从不讳言使用助手,而且会把助手的名字写在画作背面,他认为这是一种理想的安排。

戈里斯基的主要助手里亚兹-乌丁说,斋浦尔约有3000名画师,他们几乎都从事传统印度绘画,为旅游业服务,大多无心追求自己的创造性艺术事业。戈里斯基“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乌丁说,“我很满意现在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