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与冠军擦身而过的掘金现在要去创造属于他们的历史了

四名随队打入1975-76赛季ABA总决赛的前掘金队球员与我们分享了他们的回忆,并讨论了在今年赢下总冠军对于丹佛的意义。

八岁的L.J.琼斯认为他的祖父拉尔夫·辛普森一直对他隐瞒着一个秘密。他非常想要一个答案。

“祖父,我可以问你些事吗?”73岁的辛普森回忆起孙子的话语,模仿着那个年轻男孩严肃的语气。

辛普森忍不住笑了起来。毕竟,他不是最出名的“拉尔夫”;那个人应该是拉尔夫·劳伦,或者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他也不是自己家族里最出名的成员,那个人应该是他的女儿,格莱美奖的获得者,灵魂歌者印蒂雅·艾瑞。

“祖父并不出名”,辛普森告诉他的孙子,“我只是曾效力于掘金队,打职业篮球。”

辛普森曾在1975-1976赛季中出任ABA丹佛掘金队的首发球员。直到今年掘金队挺进NBA总决赛之前,他们是掘金队历史上唯一进入过总冠军之争的一帮人。1975-76赛季的那支掘金队在系列赛中六场输给了“J博士”朱利叶斯·欧文的纽约篮网队,与ABA总冠军失之交臂。ABA与NBA在1976-77赛季开始前合并为一体,此后掘金队在篮球的炼狱中挣扎了整整47年。有那么几次,他们的阵容激发了人们的信心,但再没有一支队伍跨入总决赛的门槛。

现在,掘金队离队史第一个总冠军只差一场胜利。他们试图在周一主场对阵迈阿密热火的第五场比赛中结束掉这轮系列赛。他们将会获得来自曾经为ABA总冠军头衔而竞争的那些家伙的助威。

“这太酷了。掘金现在进入了总决赛,这将许多关于过去为ABA总冠军而奋斗的那只掘金队的记忆带给了并不了解这一历史的人。”69岁的盖斯·杰勒德向我们说。他曾是那只闯入1976年ABA总决赛的掘金队阵中的一名替补球员。他笑着补充道,“唯一令我抓狂的是,人们总是展示那些高光镜头,而那全都是关于朱利叶斯·欧文的,伟大的J博士,在我们头上到处扣篮。”

和今时今日的掘金队一样,1976年的那只队伍总是以无可阻挡的进攻打崩对手,却又常常被视为下狗。那支旧丹佛队也像现在这样,在赛季的大部分时间里默默无闻地前进。

1976年5月29日《体育画报》的一篇文章曾为他们叹惋,“丹佛掘金的比赛并未被全国直播”,“掘金队的比分并不会出现在绝大多数的体育新闻板块上”。那篇文章着重点出有些所谓的“大型媒体”仍然将掘金队误称为“丹佛火箭队”,而那是他们1974年以前的曾用名了。球队的更名是为进入NBA而做的准备,在那里,火箭队的名字已经被休斯顿使用了。

1975-76赛季的那只掘金队拥有着ABA历史上最佳的战绩。三名未来的名人堂成员率领着那只队伍,他们分别是:鲍比·琼斯,丹·伊塞尔,以及大卫·汤普森。绰号“天行者”的汤普森在ABA和NBA中都作为状元秀被选中,选择他的分别是1975年的弗吉尼亚绅士队以及亚特兰大老鹰队。但他最终选择了与丹佛掘金签约。

“大卫·汤普森,老兄,我曾在比赛中站在他身前,注视着他”78岁的拜伦·贝克,在他九年的ABA生涯以及第一年的NBA生涯中都为掘进队效力。他这么告诉我们,“你知道的,你只会发现自己愣在原地惊诧不已,而他已经过掉你完成了那些惊人的事。”

他们的教练是拉里·布朗,一个曾以球员身份赢得1969年ABA总冠军;以堪萨斯大学主教练的身份赢得1988年NCAA D1联盟总冠军;随底特律活塞赢下2004年NBA总冠军的家伙。

在1975-76赛季中,ABA联盟的规模有所缩小,队伍总数从10支减少到7支,并且只归于一个分区。当时的全明星赛是由掘金队对阵来自其他队伍的全明星。

时任掘金队替补后卫的克劳德·特里说他记得当时自己与妻子连同两个孩子一起乘着皮卡车去参加全明星赛。为了避免在雪地里弄脏衣服,他当时好像穿了老旧的李维斯牛仔裤和鞋子。

那个赛季,掘金主场的新麦克尼科尔斯球馆座无虚席。这座场馆于1975年开放,因为球队并入NBA的缘故,将于2000年被拆除。杰勒德还记得他们曾在科罗拉多矿业公司这样的餐馆里被人们争先恐后地索要签名以及邀请免费用餐。

除了兴奋以外,还有些许不确定性。与NBA的合并给球员们带来了压力,他们知道七支队伍中只有四支能够继续生存下去。掘金队,篮网队,印第安纳步行者队,以及圣安东尼奥马刺继续留在了NBA中。

“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保障性合同”,特里表示,他又补充说球员们“并不感到焦虑不安,只是尝试着搞清楚下一步会是什么。”

特里认为,即将到来的改变使得球员们无法静下心来体会他们的最后一个ABA赛季。他说,如果当时有社交媒体的存在,球员们可能会更加看重这件事情的意义。

掘金队在首轮对阵肯塔基上校队,七场获胜。接着他们对上了拥有系列赛最佳球员朱利叶斯·欧文的纽约篮网队。丹佛在主场输掉了第一场比赛。在濒临淘汰的主场G5中,他们成功使得全场砍下37分的欧文败北。辛普森和伊塞尔各自获得了领跑全队的21分,杰勒德从板凳席上挺身而出,拿下12分。

他们确信,如果能把对手逼入抢七,将比赛带回丹佛,他们就能取胜。然而欧文在第六战的末节中主导了一场般的反击,从而赢下了比赛,也赢走了总冠军。

“我们应该击败他们的”,辛普森表示,“我们是一支更好的队伍,即使是朱利叶斯·欧文也会认同这一点。但是他们把我们踢出局了。”

时间一年年过去,即使他们仍然互相保持着联系,其中一些掘金队队员也逐渐脱离了这支球队。他们中的大多数搬离了丹佛,也离开了篮球这个行当。

广为人知的是,汤普森和杰勒德都曾与毒瘾做过斗争。杰勒德后来成为了一名药物滥用方面的咨询师。他现在为宾夕法尼亚州的费耶特县政府工作,仍然致力于帮助人们从药物成瘾中恢复。汤普森参加了掘金球迷的活动,并出席了位于丹佛的总决赛第二战。他和琼斯,曾为掘金队效力至1978年的两人,在北卡罗莱纳州创立了一个宗教性的非营利组织。

伊塞尔则是与球队联系最紧密的人。他为掘金队效力至1985年,之后又以广播员的身份回归,活跃了几年。伊塞尔两次执教掘金队,第二次任教期间还兼任球队总裁。他在2001年因使用种族歧视话语回应一个球迷的奚落而向公众道歉,不久之后就引咎辞职了。

今年,伊塞尔带着他的五个孙子出席了总决赛G1。丹佛掘金于主场拿下胜利,全场比分103-94。

辛普森在家收看了这场比赛,并通过一顿披萨宴收买了他的孙子和他一起观赛。他的NBA首秀并不是在掘金队,当时他被交易到了底特律。但下个赛季,活塞队再次把他交易回了丹佛。辛普森积极地参与国家退役篮球运动员协会的活动,与ABA和NBA的旧成员保持着联络。

“我们拥有绝佳的球员”,曾短暂执教过一支小学校的球队,并做过牧师的辛普森说,“我真的很惊讶我们从未获得过总冠军。

为了赢得球队的第一个冠军,今年的掘金队尝试着将注意力集中在他们眼前的任务上。就像曾经ABA的那支掘金队并不过多思考历史一样,现在的掘金队也不把球队长期以来的总决赛荒作为动力。

“我并不过多地考虑它”,掘金队的布鲁斯·布朗表示,“有谁在那只队伍中?”他说自己尝试着不去思考总冠军对这支球队和这座城市意味着什么。

“那样做的话我会变得过于激动,也会过多地焦虑”,布朗说道,“我只是尝试着集中在眼前这一刻。”

1975-75赛季尝试创造历史的那支掘金队已经被岁月的尘土掩埋,但布朗和他的队友们即将完成那帮人所开启的这段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