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规模最庞大、估价最高昂的单一私人珠宝珍藏拍卖幕后藏家竟然是她?

原标题:史上规模最庞大、估价最高昂的单一私人珠宝珍藏拍卖,幕后藏家竟然是她?

最近,知名拍卖行佳士得迎来了一场拍卖史上估价最高、规模最庞大的单一私人珠宝珍藏拍卖——「海蒂·霍顿的璀璨世界」。所有藏品都来自一位名为海蒂·霍顿(Heidi Horten)的奥地利已故富婆。逾700件的各大品牌名贵定制珠宝,几乎每一件都能称得上是稀世珍品。最终的总拍卖价更是打破纪录,创造了全新的成交历史。

其实,在这场拍卖会开始之前,佳士得就曾表示这次拍卖很有可能会打破之前伊丽莎白·泰勒总成交额1.45亿美元的拍卖纪录。结果,「海蒂·霍顿的璀璨世界」第一场拍卖才刚结束,成交价就已经达到了1.56亿美元。

要知道,佳士得历来只有两个珠宝珍藏拍卖曾创下超逾1亿美元的成交总额,分别为伊丽莎白·泰勒珍藏系列和「奇珍异宝:大君与莫卧儿」。因此,在「海蒂·霍顿的璀璨世界」第二场的拍卖结束后,这场拍卖会也以逼近2亿美元的总拍卖价,正式刷新记录。

Harry Winston的“The Briolette of India”钻石项链上悬挂的那颗重约90克拉D色净度,水滴形切割钻石,在重量上就已经打破了“中国之星”保持的拍卖中最大水滴形钻石的纪录。

传说这枚钻石的历史可以追溯到 12 世纪,当时它为阿基坦公爵夫人埃莉诺所有。后来辗转于卡地亚旗下,中间又被印度大君、贵族买卖过几次,最后被HW买下。在1971 年, 由海蒂的丈夫Helmut Horten最终买下,并赠予了海蒂。在她本人收藏了52年之后,这条项链也是首次进入拍卖会参加拍卖,最终成交价约合4909万人民币。

项链上的祖母绿主体重达362.45克拉,上面还雕刻了古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的场景,周围环绕着璀璨的钻石,黄金链条的粗犷设计带有 1960 年代风格特色,最终以约合684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

大小不一的珍珠均匀排列,充满古典风情的Harry Winston三排天然珍珠项链同样也在这次的拍卖中。

项链的扣环处选用了一颗珍贵的淡粉色进行钻石点缀,简约大气,成交价更是达到了约合5008万人民币。

当然,这次拍卖的珠宝中,还有好几件来自Cartier出品的传奇珠宝。比如,目前世界上最贵的红宝石“The Sunrise Ruby”日出红宝石也将在这次拍卖中亮相。

重 25.59 克拉,属于标准的“鸽血红”红宝石,2015 年在苏富比也是拍出了 3040 万美元的天价。虽然这次的拍卖最终拍卖结果,并没有没有打破自己创造的纪录,但最后约合1亿人民币的成交价依然使之成为了全场最贵。

彩钻更是自然不能少,海蒂拥有一枚粉钻戒指,上面镶嵌着一颗重 20.06 克拉的梨形粉钻,颜色达到fancy pink级别,配上水滴形切割,最终成交价3319万人民币。

还有更贵的,那就是这枚成交价约合7093万人民币,来自BVLGARI的6.99克拉浓彩粉红色切割钻石。

说到这,就得先提一下2018年的一场拍卖会。当时,一个匿名藏家以近2.5亿元人民币购入了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珍珠吊坠,一举刷新了当时单件珍珠的历史拍卖记录。

海蒂本出生于奥地利维也纳,1960 年的一日,19岁的海蒂与父母正在奥地利迷人的夏日度假胜地Velden消磨时光。也是在这里的一家酒吧,海蒂结识了比她年长32岁的德国第四大百货连锁店Horten AG创始人和所有者赫尔穆特·霍顿(Helmut Horten)。

1966年两人决定结婚,婚礼上霍顿赠予海蒂一份极为珍贵的礼物。海蒂缓缓打开这个精致的盒子,一枚35.56 克拉的Wittelsbach Blue维特斯巴赫蓝钻,便赫然印入眼帘。自此,霍顿也将妻子引入艺术和珠宝收藏之路。

除了这次拍卖会上的“The Briolette of India ”,一条被称为“苏丹的祖母绿”项链,亦是由霍顿送给海蒂。项链嵌有重约63克拉,来自祖母绿最为著名的产区哥伦比亚的Muzo祖母绿。最初本属于奥斯曼帝国末代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的收藏的一部分。

随后,它们辗转在好几位藏家手中,直到 1959 年 Harry Winston 从印度大君手上那里收购了 17 颗祖母绿,意外地发现这枚“苏丹的祖母绿”也在其中,便将其单独重新以品牌风格设制与镶嵌。链条设计复古华美,整体设计则以突出祖母绿宝石的硕大和哥伦比亚祖母绿的油润色泽为主。

1987年Helmut Horten去世后,海蒂继承了丈夫的 10 亿美元遗产,福布斯在 2020 年估值她的净资产为 30 亿美元。多年后,走出伤痛的海蒂决定贯彻自己和霍顿先生对艺术、珠宝的热情,建立一个能真正反映自己个人品味的收藏。

在「收藏」这件事上,海蒂一直有着自己的原则:艺术收藏不仅仅是收藏,更多的是了解艺术品背后的故事、情感与文化。海蒂收藏艺术品就偏爱 20 世纪的现代主义作品,尤其是1960-70年代那种大胆直接的艺术,这种审美也延续到了珠宝收藏中。

海蒂所购藏的珠宝皆造型简约、宝石硕大、色彩艳丽,在它们身上能够寻得一股炽热迸发的生命力。也是出于这个原因,海蒂收藏了许多1960-80 年代的BVLGARI珠宝。颜色鲜明,几何廓形且设计前卫大胆,非常契合海蒂的收藏风格。

同时,海蒂收藏珠宝还有一个习惯。当她喜欢一个设计,就会要求品牌为她制作类似的更多版本的珠宝。这次拍卖中就有一条由祖母绿和蓝宝石组成宽大的宝格丽项圈,中间则镶嵌了一颗重 46.56 克拉的钻石。

同时也出现了类似风格的手镯,只是周围换成了祖母绿和钻石,中间镶嵌的是一颗 32.23 克拉的黄钻。

海蒂购藏的梵克雅宝珠宝也许并不是品牌最具代表性的设计,但却是和她风格审美最为契合的。几件作品都风格华丽又热烈,灿烂且充满生命力。彩色宝石搭配黄金,也是 1970 年代最大胆的组合。

20 世纪早期,翡翠曾风靡于西方名媛界。“亿万名媛”芭芭拉·霍顿便曾拥有过一件由卡地亚设计的中国清宫风格翡翠项链,而卡地亚亦曾为海蒂·霍顿设计过一件Art Deco风格钻石搭扣翡翠项链。

作为一个西方珠宝藏家,海蒂竟然也拥有着 30 多件顶级翡翠玉石收藏,以至于这次拍卖会更是单独举办了一个翡翠专场。

但海蒂同时也非常青睐那些原汁原味的翡翠设计,自己也喜欢佩戴。所以,比起一位藏家,海蒂收藏翡翠时更像是一位真正的“内行人”。

海蒂本人曾经说过:“我买珠宝只是为了享受。”佳士得亦表示,海蒂对珠宝有充沛的热情,而且有敏锐的鉴赏力,她购买珠宝从来不是出于投资目的,她只寻找自己想穿戴的的单品。

因此,与很多收藏家不同的是,海蒂不会将藏品只是存放于保险柜中,更多则是会经常佩戴自己的珠宝露面。正如她一直坚持的珠宝收藏理念其中一条就是:“艺术品不是要存放的,我与艺术品同在。”

将自己多年来的私人收藏提供给社会公众参观欣赏,也是海蒂的最大愿望。因此,她耗费巨资买下了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和阿尔贝蒂纳艺术博物馆附近的宫殿哈努什宫(Hanuschhof),并经过2年改建使之成为了私人博物馆Heidi Horten Collection。

博物馆位于市中心繁华位置,小巧玲珑,宽敞明亮。内藏着数量众多的近现代艺术史上的顶级作品,多以西方现代和当代艺术为主,时空跨越200年。

不管是珠宝还是艺术品,海蒂作为一位藏家,这一生一直在选择将自己的热爱毫无保留地展现、分享给大众。

也正因如此,我们也才得以看到她保留完整的珠宝、和艺术品收藏,感受到海蒂对于「收藏」这件事始终保持着的初衷:

“遵循自己的品味,永远不要被任何趋势或虚荣心所影响,永远相信自己的直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