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以色列建国她只带了10美元独自去纽约筹款一个月后却带回了5000万美元 文史参考

当代最负盛名的纪实文学作家拉莱科林斯、多米尼克·拉皮埃尔历时5年联手奉上了一部纪实文学经典《为你,耶路撒冷》。书中详实记录了以色列建国前后,围绕耶路撒冷发生的一次次战争与博弈,真实再现以色列建国史上惊心动魄的三百天!这部侦探小说般“烧脑”的纪实文学经典,将让你无限接近耶路撒冷。

今天,我们与你分享书中一名犹太女子果尔达梅厄的故事。或许多亏了这名犹太女子,犹太国家才能诞生。

美国总统特朗普刚上任时,以色列就宣布,将在耶路撒冷建造房屋的新计划,当时甚至有传言指美国将把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如今这个传言俨然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就在当地时间12月5日傍晚5点30分,美国白宫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总统特朗普将于美东时间周三发布两项声明,美国政府将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把美驻驻特拉维夫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并强调此次声明“是他对历史、现实现状的承认。”耶路撒冷这座纷争不断的历史古城将再一次被置于各界舆论的风口浪尖。

这座见证千年历史的古城一直在时间的滚轮中沉浮动荡,在它的背后究竟发生过多少惊心动魄的往事?

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在巨大的政治外交压力和各种背后运作的推力下,投票通过了巴以分治的决议。

当天夜里,在圣城耶路撒冷,犹太人陷入狂欢的海洋,淹没了千年的痛苦悲伤和漂泊不安。凡是收听到新闻的地方,灯拧亮了,窗户打开了,邻居们在夜色中呼唤着对方。穿着睡衣裤和拖鞋,披着浴袍或外衣,耶路撒冷人冲向街道。

1948年5月14日:最后一任英国高级专员阿兰·康宁汉爵士在英国托管巴勒斯坦到期后,从海法港登船离去。

耶路撒冷瞬间成为犹太人的“天堂”和阿拉伯人的“地狱”。当犹太人肆无忌惮地彻夜狂欢时,阿拉伯人感到被国际阴谋戏弄后的耻辱。

1948年5月28日,经过以色列国宣告成立后十周的暴力冲突,耶路撒冷老城的犹太区火光冲天。烟柱标志着所罗门王圣殿西墙——著名的哭墙——旁边古巷里近两千年的犹太区宣告终结。

这个欢庆之夜,61岁的“以色列之父”大卫·本-古里安和他的团队却没有太多激动之情。他们明白,一场恶战即将来临。

古里安团队的财务部长以利亚谢·卡普兰(Eliezer Kaplan)完成了一次美国筹款之旅,他几乎空手而归。美国的投资人们对古里安创业团队的前途并不乐观:长期以来,一直作为犹太复国主义运动金融堡垒的美国犹太社区,对于援助巴勒斯坦兄弟的不断呼吁越来越感觉到厌倦。卡普兰说,现在不得不面对一个痛苦的现实,可以断定,在未来关键的几个月内,来自美国的援助绝对不会超过500万美元。

听完报告,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他们的老大——早已满脸不耐烦的大卫·本-古里安。

古里安非常清楚,卡普兰刚才说的话有多么严重。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对他团队造成的心理摧毁程度几乎是致命的。他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冲他身边的人咆哮道:

执拗、顽固、时而易怒的大卫·本-古里安,多亏了他的高瞻远瞩,犹太人在经济和军事上提前做好准备,最终得以同时和五个国家的阿拉伯军队对抗。在他的领导下,以色列度过了1948年5月到6月间生死存亡的那几周。

正在古里安暴躁时,一个安静的女性的声音打断了他。说话的,正是以色列历史上最伟大,曾经确立了犹太复国主义信仰的女人。

“你在这里做的事,我做不到,”梅厄夫人对本-古里安说,“不过,你打算在美国做的事,我可以去做。你留在这儿,我去美国筹款。”

本-古里安的脸唰地红了。他极不喜欢被人打断话头,也不喜欢闹矛盾。他坚持说,兹事体大,该由他和卡普兰去办。然而,其他代办处的执行委员支持梅厄。

两天后,梅厄在一个寒冬的晚上抵达了纽约,她没带行李,只有一套穿在身上的单薄的春装和手里提着的一只手袋。

那天晚上,这个来纽约寻求数百万美元援助的女子,钱包里只剩10美元。当疑惑的海关人员问她在美国如何养活自己时,她简单地回答:“在这里有我的家人。”

两天后,在芝加哥的一个领奖台上,浑身颤抖的梅厄发现自己所面对的,竟是那个家庭最杰出成员的大聚会。他们是来自全美48个州的犹太人联合理事会的领导人。他们召开会议和她抵达美国,这两件事情纯属巧合。

在这间芝加哥酒店的会议室里,梅厄面前的大多数是美国犹太社区的金融领袖,她被派遣到美国来,正是为了寻求他们的援助。

对于这位乌克兰木匠的女儿而言,眼前的任务是一项令人生畏的挑战。大多数人对她的犹太复国主义理想无动于衷,甚至抱有敌视态度。正如卡普兰所言,对于国外伸手要钱的呼吁,他们已经深感厌倦。

看到她简朴的、严峻的形象向扬声器走去,人群中有人喃喃自语:“她看起来像圣经里的女人。”

“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她说,“在过去几年里犹太民族已经失去了600万同胞,我们却提醒世界上的犹太人,还有70万犹太人处在危险之中,这未免有些放肆了。这的确算不上什么大问题。然而,如果这70万犹太人能够活下来,那么世界上的犹太人也将与他们一起活下来,他们的自由才能够得到永远的保障。”但是,她说,如果他们没能活下来,那么“毫无疑问,今后几个世纪,将不再会有犹太民族,不再会有犹太国家,我们一切的希望必将化作齑粉”。

她对听众说,在几个月内:“一个犹太国家将在巴勒斯坦诞生。我们将为她的存亡而战斗。这是自然的。我们将为她付出我们血的代价。这是正常的。我们中间的最优秀分子将倒下,这是肯定的。但同样可以肯定的是,哪怕我们的侵略者再多,我们的士气也绝不动摇。”

然而,她警告说,那些侵略者将装备大炮和装甲车。对于那些武器,“我们的勇气迟早将变得毫无意义,因为我们已不复存在了”。

梅厄宣布,她来就是为了请求美国犹太人拿出2500万至3000万美元购买重型武器,用来对付侵略者的大炮。

“我的朋友们,”她恳求说,“我们的生命何其短暂。我告诉你们,我们立刻需要这笔钱,不是下个月或两个月内,而是现在……”

梅厄总结说:“不是要你们来决定我们是否将继续抗争。我们将继续战斗。犹太社团绝不会向耶路撒冷的穆夫提举白旗投降……但你们可以决定一件事情——胜利属于我们还是穆夫提。”

听众席里一片沉寂,一时间,梅厄以为自己已经失败了。接着,整个会场的男男女女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就在掌声还在会议厅回荡的时候,第一批志愿者带着他们的善款争先恐后拥上讲台。在咖啡端上来之前,果尔达就已收到超过100万美元的善款。它们都是立即可用的现金,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先例。

有人开始打电话给他们的银行,了解他们名下还有多少个人贷款以后可以用来捐赠给他们的社团。到那个不可思议的下午结束时,梅厄用他们选定的代码(用美国犹太复国主义领袖司提反·怀斯拉比的名字)发电报给本-古里安,确信他们已经筹到了25个“司提反”——2500万美元。

果尔达·梅厄,犹太代办处1948年的政治秘书,为尚未诞生的犹太国购买防御武器,她紧急前往美国筹款。她到纽约时身上只带了10美元,而在一个月后离开时带走5000万美元。

对于她在芝加哥的成功,美国犹太复国主义的领导人大感震惊,敦促她进行全国巡回演说。在小富兰克林· D. 罗斯福的前任财政部长亨利· 摩根索(Henry Morgenthau)的陪同下,她踏上了一条艰苦的旅程,有时一天做三四次演讲。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地巡回,在每一拨听众面前更新她戏剧性的呼吁,每一次演讲都引发了像芝加哥一样自发的、极其慷慨的反应。

这个口袋里只带10美元,在寒冷的1月份抵达美国的女子,离开时带走了5000万美元,十倍于以利亚谢·卡普兰提到的数字,两倍于大卫·本-古里安期望的数字,三倍于1947年沙特阿拉伯全部的石油收入。

在吕大机场接机的,是原想代替她去的大卫·本-古里安本人。再也没有谁比他更赞赏她在美国犹太复国主义事业中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了。

“人们在撰写今天的历史时将会记载,”他郑重其事地告诉她,“多亏了一名犹太女子,犹太国家才能诞生。”

两位世界最负盛名的纪实文学作家,用长达两年时间,采访了大量历史参与者,从国家元首到普通一兵,从媒体记者到小店服务员,并披阅了浩如烟海的图书、报纸资料,以及第一手的珍贵文件,在此基础上,再用三年时间写成本书。

本书详实记录了以色列建国前后,围绕耶路撒冷发生的一次次战争与博弈。作者再现了众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通过推土机一般扎实的叙述,以《清明上河图》式细密的描摹,惊人地还原历史现场,呈现了历史最真实和迷人的细节。

多米尼克·拉皮埃尔(左),法国《巴黎竞赛》记者。现居巴黎。代表作《巴黎烧了吗?》在全世界拥有数百万读者,并被译为超过30个语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