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努诺-桑托为何让2020-21赛季的狼队改踢四后卫

葡萄牙人努诺-桑托在2017年接过了当时还在英冠的狼队的教鞭,之后他一直试图建立一种能够受到球迷和俱乐部都认可的足球风格。在2018年带领狼队成功冲上英超之后,这位葡萄牙籍主帅成功地将狼队打造成了一支训练有素、纪律严明和进攻犀利的球队,而这一切都基于他的三后卫阵型结构。桑托为狼队打造的3-4-3或3-5-2的阵型体系让他在接手狼队的第一个赛季就赢得了英冠的冠军,在升入英超之后,狼队依然能够凭借三后卫的阵型体系排名英超中上游。

但桑托在2020-21赛季似乎一直在寻求一些变化,他将后防线的人数从三人增加到了四人,而狼队在那个赛季的阵型结构也变成了4-2-3-1或者4-3-3。桑托希望通过这种改变来提高狼队的创造力和控球能力,同时也能保持后防线的稳固。本文也将通过回顾桑托在2020-21赛季对狼队四后卫阵型体系的改造,来看看他的这种改变是否给球队带来了更多积极的影响。

狼队在2020年11月对阵南安普顿的比赛中首次尝试了四后卫的阵型体系,但当时中后卫科迪并未出现在后防线上。作为狼队的队长,考迪在过去的几年里逐渐成为狼队崛起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在三人防守体系中一直处于核心的位置并表现出色。在对阵南安普顿的比赛中,这名几乎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场比赛的铁人第一次没有出现在球队的名单中,而桑托在4-3-3阵型体系的中后卫位置排出了威利-博利和马克斯-基尔曼的组合,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擅长左脚的基尔曼被安排在了右边,而擅长右脚的博利则被安排在了左边。从这场比赛以后,狼队在随后进行的10场比赛中,有7场比赛都排出了这套中后卫的组合,而科迪的出场顺位也滑落到了第三位。

由于科迪在三后卫的防守体系中扮演着清道夫的角色,在桑托将后防线变为四人结构之后,他成为了第一个被牺牲的球员,这也导致一些人怀疑科迪是否有能力在不同的体系中发挥作用。狼队的阵型结构依赖于团队的合作,这意味着在这种阵型体系中,科迪会减少他最擅长的1对1对抗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自从那场比赛之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被征召进英格兰国家队的原因之一。在索斯盖特在2020年初重新回到三后卫的阵型体系后,科迪曾进入了英格兰国家队的视野。但考虑到狼队与英格兰国家队阵型体系的不同,科迪需要在两种阵型体系中不断切换。尽管科迪一直在尽量适应这种变化,但他在狼队后防线的表现仍然显得有些挣扎。

当然,如果要求一支球队近三年来第一次在阵型结构改变的情况下就马上打出极佳的状态显然不太现实,同时这种改变也必然会带来一些问题。不过,最让桑托担心的是狼队的的四人防线依然在对手面前显得很脆弱。2020-21赛季,狼队自对阵南安普顿祭出四人防线个球,这包括惨败利物浦时丢的四个进球。

在上图对阵南安普顿的比赛画面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狼队的阵型分布。在4-1-4-1的阵型体系中穆蒂尼奥担任了单后腰的角色,而希门尼斯则顶在了球队的最前面。这套阵型也能通过中场球员的后撤变化为4-2-3-1,但后防线基本没有变化。四人后卫的阵型分布意味着防线将收得很窄,边锋在对方进攻时会跟防并掩护边后卫,而我们有时也会看到其中一名中场球员后撤到边后卫的位置让边后卫能够在更高的位置上参与进攻。

桑托在2020-21赛季采用四后卫阵型结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希望能在进攻端多派上一名球员来增加狼队在进攻端的威胁。狼队在2020-21赛季的前22场比赛中只打进了23个进球,它们的这项数据仅排在英超的第14位。考虑到狼队在那2020-21赛季每90分钟的射门次数与2019-20赛季几乎相同(10.60和10.31),这也反映了他们并没有太多更好的得分机会。因此,桑托选择通过改变球队的阵型结构来提高球队的创造力和进攻威胁是可以理解的。

这种阵型结构的改变能让狼队在更广阔的区域给对手带来更多的威胁。边后卫和边锋的组合意味着狼队在边路有更多的机会通过重叠和绕前跑位来突破对手的防守。四后卫的阵型结构也能够让对方的防线变得更加松散,从而在中心区域为球队创造更多的进攻空间。

在上图的比赛画面中,当狼队在自己的半场组织进攻时,我们能够注意到他们的攻击线号角色的维蒂尼亚(红色标注球员)与锋线球员的距离靠得很近,黄色阴影区域是狼队边后卫在进攻向前推进时的近似标志位置。主教练桑托在这种状态下要求场上球员尽可能保持进攻的宽度,尽管这些球员在保持宽度的同时会发生一些角色的转换。在下面的第一张图片中,我们看到内托通过向边路移动为诺里提供了在对方肋部持球推进的空间;在下面的第二张图片中,我们再次看到了内托通过向边路移动为队友提供了向中路移动的空间。

这种位置和角色的转换在狼队的右翼也能看到。在下面的第一张图片中,特劳雷在边路拉得很宽,这就为塞梅多创造了向肋部移动的空间。我们能够注意到内维斯(红色突出显示部分)是如何移动到右侧以填补塞梅多离开后的区域,这是狼队在新的阵型结构下一个重要的特点。这种位置轮换使得边后卫能够在进攻端占据更高和更宽的位置,然后给边锋提供更多内切的机会,正如我们在第二张图片中看到的那样,内维斯已经后撤到右后卫的位置,这使得塞梅多能够提到更高的位置参与球队的进攻;在第三张图片中,特劳雷通过内收回撤为塞梅多在边路创造了向前推进的机会。

狼队的这种位置轮换能够在对方更有威胁的区域创造更多的空间,这对狼队的进攻产生了非常多积极的影响。在下图的比赛画面中,狼队的边锋和边后卫从左路向前推进,这迫使维拉的防守向这一侧倾斜,这就为中路的登东科尔创造了很大的传球空间,他可以在无人施压的情况下轻松接到穆蒂尼奥的传球,然后将球迅速转移给前方的席尔瓦或特劳雷。

随着狼队的进攻向前推进,我们能够在下面的比赛画面中看到狼队如何慢慢占据对方最有威胁的区域。我们可以看到处在对方两条防线之间的内托在通过手势示意队友传球。因为塞梅多选择把球传给特劳雷,而西班牙边锋的远射能力吸引了对方的防守,这才使得内托在对方防线之间找到了接球的空间,如果狼队采用三后卫的阵型结构,这种机会是不会出现的。

桑托使用四后卫阵型结构的优势在于他允许边锋从更宽的区域进入对方的肋部空间,因为边后卫能够在边路占据更广阔的空间。这需要中场球员能够严格按照教练的要求深入到更深的区域以保持球队的防守结构不被破坏。狼队已经通过这种阵型结构的改变在本赛季创造出更多的进攻机会,即使他们的进球得分能力并没有太多的改善。希门尼斯的受伤可能是狼队得分能力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因为他是狼队进攻效率最高的球员,而桑托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将狼队在进攻端创造的这些机会更多的转化为进球。

狼队的四后卫阵型结构在失去控球权时需要后卫球员作出更多的改变,尤其是我们前文提到的科迪的适应问题。尽管这名英国后卫似乎已经逐渐适应了新的防线体系角色,但狼队的后场仍然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主要与边后卫的位置有关。在四后卫阵型体系中的边后卫通常需要比一般的边后卫位置提得更深,以便给边锋提供必要的支持和额外的掩护。对于狼队的一些球员来说,这种转变是很棘手的,他们有时会在阵型变换时发生错乱,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的防守决策。所有这些问题对于桑托来说都是意料之中的,并且他也可以通过日常训练来消除这些隐患,但这种阵型的改变确实为对手在危险区域提供了一些机会。

在上图的比赛画面中,我们看到尽管狼队的后防线收得很窄,但中场线和后防线之间的的空隙过大,这给了布莱顿球员在防线之间活动的空间。同时,我们还注意到由于狼队的后防线收得很窄,导致右侧出现了空挡,布莱顿完全可以通过挑传直接将球打到这片区域形成非常有威胁的进攻机会。在这场比赛中,狼队的中场和后卫并不确定他们应该在防守阶段该处于什么位置,这就是阵型结构变化所带来的问题。

同样在本场比赛的另一个画面中,我们看到了布莱顿利用狼队在防守端的重叠站位在肋部制造了很好的进攻机会。当内托和诺里都被特罗萨德所吸引时,本怀特能够通过挑传找到在对方肋部前插的维特曼。在狼队新的防守体系中,内托本应该去盯防维特曼,而诺里负责向特罗萨德施压,但他们由于平行站位没有进行有效沟通而导致防守位置发生重叠。这种失误可以归因于阵型结构的改变,因为在三后卫的阵型体系中,内托可能会处于一个更高的位置,而诺里负责侧翼的防守。

在上图的比赛画面中,我们看到狼队一开始的防守结构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塞梅多已经转移到肋部来盯防格拉利什,而穆蒂尼奥在中场跟随麦克金退到了后防线上,同时内托在右边路盯住了塔格特。

但是,随着维拉进攻的向前推移,狼队的防守似乎出现了漏洞。当维拉将球转移到格拉利什脚下时,塞梅多和穆蒂尼奥同时向他靠近施压。虽然狼队已经考虑到这名中场核心的威胁和影响力,但这就使得麦克金在左路的肋部区域几乎处于防守的真空状态,由于塔格特牵制了内托,狼队几乎没有人能够去通过协防来掩护麦克金所在的区域。我们再次看到了狼队中场和后卫在防守位置上出现了重叠,如果维拉能够通过挑传直接找到麦克金,狼队的防守将变得非常被动。

在上图狼队在对阵布莱顿的比赛中,狼队的第一个失球就是因为中后卫之间缺乏沟通以及阵型结构的改变所导致的。当球从右边传来时,康诺利发现自己在禁区内无人盯防,尽管他附近有多达三名狼队的防守球员。我们可以看到科迪关心的是莫派的位置,塞梅多正在接近马奇,但穆蒂尼奥却再一次将康诺利漏掉了。中后卫赛斯一直在观察球的移动而根本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他一直认为科迪会在他身后进行防守掩护,这些错误的判断最终导致布莱顿在禁区内轻松地获得了射门的机会。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桑托在2020-21赛季改踢四后卫后,他们在进攻端的流畅性和攻击性似乎都得到了明显的提高。然而,防守方面的问题则需要桑托花费更多的时间来解决,尽管后防线的一些低级失误让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这种阵型体系的改变需要桑托放弃一些防守的稳固性来换取更大的进攻威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