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硬汉的神奇之旅:世界杯前压哨回归 “背景板”4天后成国家英雄

世界杯小组赛B组次轮,命悬一线的伊朗队迎战“红龙”威尔士,当比赛战至伤停补时第8分钟时,切什米在弧顶附近得球,旋即用尽全身力气轰出一脚重炮,皮球如出镗的炮弹一般飞进网窝,顷刻间,艾哈迈德·本·阿里球场爆发出巨大的声浪,而切什米则在队友们的簇拥下奋力嘶吼!

可又有多少人知道,在首轮惨遭英格兰“屠戮”之后,看似冷酷无情的切什米竟在更衣室内长时间低头啜泣,留下两行热泪,他为自己的拙劣表现感到无比自责,也为辜负主教练卡洛斯·奎罗斯的信任而深深懊悔。好在,这位知耻后勇的波斯“高塔”,在危难之际挽狂澜于既倒,用一粒价值千金的进球,挽救了濒临淘汰的伊朗队,也让极度撕裂的伊朗社会,照进了一丝温暖的曙光

现年29岁的鲁兹贝赫·切什米,出生于伊朗首都德黑兰,和大多数的同龄人一样,他从小就喜欢在街区和学校踢足球。一次非常偶然的机会,切什米的朋友告诉他,当地的派坎俱乐部在试训招募优秀的小球员,一合计,这两人就结伴去参加试训。经过层层选拔,切什米在一众少年中脱颖而出,并被名宿迈赫迪·萨利赫普尔和阿拉卡拉姆选进派坎梯队,而他的朋友则遗憾落选。在派坎待过一段时间后,他又加入了波斯波利斯的青年队,并服完兵役。

2013年,切什米得到名帅·迈耶利·科汉的垂青,前往萨巴库姆俱乐部试训,而在这之前,鼎鼎大名的伊朗名宿阿里·代伊(时任波斯波利斯主帅)也对他进行了考核。虽然两边的反馈结果都非常积极,但两位教练截然不同的态度,促使切什米做出了加盟萨巴库姆而不是波斯波利斯的决定。

“当时,我和波斯波利斯的合同即将到期,阿里·代伊来了之后,就要对我进行考察。我第一次的表现不算好,阿里·代伊又对我进行了第二次考核。差不多两周之后,他们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但我随后就去了萨巴。我为什么愿意去那里参加试训?因为两边的态度完全不一样,迈耶利·科汉教练告诉我,他会让我在队内试训三天,而他早就看过我在国青队的比赛,他对我非常了解,他给我的感觉非常积极。其实在第二天的训练结束后,他们就立即给了我一份合同,这对我的职业生涯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开始。我能有今天,要感谢迈耶利·科汉教练,他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在恩师迈耶利·科汉的下,切什米迅速成长并得到一些德国球队的关注。虽然他本人非常喜欢欧洲足球,也一直把博格巴视为偶像,但相比其他同龄人,他的想法要更加务实:“我肯定也想去欧洲踢球,但我不可能为此不计后果。很多球员为了去欧洲踢球,甚至甘愿去一家德乙球队当替补,但长此以往,肯定会被淘汰。”

出于务实的考量,切什米在离开萨巴库姆之后,并没有选择留洋,而是与国内豪门德黑兰独立签约2年,经过名帅帕尔维兹·马兹卢米的改造,切什米在后腰以及中卫位置上,都展现出一夫当关的气势。虽然由于合同问题,他一度遭到俱乐部弃用,但在续约3年之后,他还是得到德黑兰独立的重点栽培,并被麦克德莫特和沙费尔这两位洋帅推向巅峰。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卡洛斯·奎罗斯顶着巨大的压力,坚决弃招功勋后卫贾拉勒·侯赛尼,并对切什米委以重用。小组赛首轮,切什米与普拉利甘吉搭档双中卫,并帮助伊朗队以1-0击败摩洛哥。可因为意外受伤,他没有参加之后的2场小组赛,留下巨大的遗憾。

因为风格类型不受德拉甘·斯科契奇的喜爱,切什米曾有很长一段时间与国家队无缘。直到卡洛斯·奎罗斯在卡塔尔世界杯开始前“复辟”,这位作风硬朗的防守悍将才重新回到“波斯铁骑”,尤其是在老将易卜拉希米因伤退出之后,他在队内的作用变得愈发重要。

首轮小组赛,奎罗斯考虑到英格兰球员人高马大,曾想让切什米(身高1米92)和伊扎图拉希(身高1米90)出任双后腰,但真到了实战中,葡萄牙人还是推翻了自己设想,并让切什米、普拉利甘吉和马吉德·侯赛尼打起了三中卫。最终的结果无须赘述,奎罗斯和伊朗队为极端保守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本轮迎战威尔士,奎罗斯孤注一掷,同时派遣塔雷米和阿兹蒙担纲首发,而切什米则在第78分钟替换努罗拉希登场。就像在德黑兰独立(在里卡多·萨平托上任后,切什米在德黑兰独立主踢后腰)一样,切什米又打起来了“6号位”,而这位并不擅长进球的伊朗悍将,却在最后时刻用一记重炮击垮了对手。

赛后,切什米被官方评为全场最佳球员,他内心的激动都透露在字里行间:“首先,我要祝贺我们整支球队,我们在上半场承受了不小的压力,但我们还是用出色的表现拿下了3分。当你表现不好的时候,自然会面对一些非议。外界对我的评价有时过于草率,但队友、家人和所有国家队的工作人员都在帮助我,这粒进球属于所有人。”或许下一场比赛,切什米又会回到首发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