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时这三个英国人一来中国就憋着坏果然圆明园被他们毁了!

【额尔金、卜鲁斯和巴夏礼,在中国犯下过什么罪恶?他们结局怎样?】额尔金是中英第二次战争的元凶,也是火烧圆明园的主凶。卜鲁斯不但是额尔金的亲兄弟,而且是额尔金进行侵华活动的副手。巴夏礼是首先挑起这次战争的急先锋,是额尔金的翻译主任、“中国通”顾问。这三个人,可谓三位一体,难兄难弟,他们狼狈为奸,在中国的土地上——香港、广州、厦门、福州、上海、天津、北京等地,到处留下刀光血影。

额尔金是英国贵族,长期担任外交官、殖民地行政官。1842年,这家伙只有31岁,担任了牙买加总督。1846年,任加拿大总督。1857年,接受英外交大臣克勒拉德恩的“训令”,率领特别使团来华,推行巴麦尊政府“扩大侵华战争”的战争政策。他安排亲兄弟卜鲁斯为随任秘书。不久,英政府又根据额尔金的推荐,正式授予卜鲁斯“必要时领导该使团的权力”,说由于卜鲁斯曾经担任过英香港总督殖民事务官,熟悉中国的民情。兄弟两人配合行事,步调完全一致。如据在上海经商的英国大商人盒惠涛评论说:“卜鲁斯无疑地是偏向他令兄的看法,并准备把那套办法付诸实施的”。那套办法,就是巴麦尊政府既定的“扩大侵华战争”的政策。

早在额尔金、卜鲁斯兄弟俩到达中国前的六个多月时,第二次战争已由巴夏礼揭开了序幕。这时巴夏礼虽还只是个官卑职小的中下级外交人员,而他对英国巴麦尊政府的对华政策早就心领神会,所以敢于抓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作为借口,挑起中英争端。

巴夏礼是个英格兰流氓,家居斯塔福州,贫困无依,听说中国是块理想的冒险家乐园,就搭乘走私船来到中国,先在澳门学习汉语,后来中英战争爆发,他即充当英国侵华军全权代表璞鼎查的一名小小随从,积极参加战争,因而为璞鼎查所赏识。战后璞鼎查担任驻华公使兼香港第一任总督,安排巴夏礼任英国驻厦门领事馆的译员。接着巴夏礼在福州、上海等处领事馆当过翻译官,二十六岁那年居然升任厦门领事。1856年代理广州领事期间,阴谋制造亚罗号事件,挑起了战争。

所谓“亚罗号”事件,本属中国水师捕捉海盗的一件例行公事。“亚罗”号商船纯系中国船只。与英国本无关系,且“亚罗”号船上确有海盗,中国水师加以捕捉,理所当然。巴夏礼有意寻事,诈称“亚罗”号为英国商船,理由是此船曾经领过港英当局颁发的执照,而事实上香港的执照早已过期,船是中国的,船老板是中国人,船员也多是中国人,”仅仅由中国船主雇佣一名英国籍船长来掩护走私,巴夏礼便蛮横地说中国无权在这艘“英国船”上抓人,突然对广州猎德炮台发动攻击。此事得到英国政府的支持,战争就断断续续地打起来了。额尔金和卜鲁斯就是应这种战争需要派来中国的。

额尔金赞赏巴夏礼所进行的挑衅活动,先委派他筹组侵略军攻占下的广州傀儡政权。他们成立所谓外人委员会,由巴夏礼主持,对广州人民实行殖民统治。后又派巴夏礼为侵华军翻译主任,接着升为参赞,随军北犯。

这期间由于印度军队爆发民族起义,英国政府就近调动额尔金率领到中国的军队临时转往印度,俟印度起义平息后再重新进攻中国。所以对中国的战争延迟了一段时间。

额尔金设法和法国侵略者葛罗挂起钩来,组成了英法联军。英法舰队装载着大批陆战队,北上大沽口。美国和俄国政府也表示支持他们的侵略活动。额尔金既成了侵略军的统帅,又作为外交界的老手,策动美、俄以“和事佬”身份,借“调停”的幌子,协助英、法向清政府威胁利诱。当英、法军第一次攻占大沽炮台时,美、俄即一唱一和地对清政府施加影响,诱使清方同意签订了中英、中法天津条约。

天津条约签订后,额尔金一度回国,命弟卜鲁斯在上海与清方谈判修改税则。会谈拖了半年多,卜鲁斯对清方提出的起码要求也寸步不让。双方对外国使臣可否长驻北京和换约地点问题,发生争执。卜鲁斯决定依仗大炮进一步对清廷施行武力威胁。

1859年6月,预定换约的时间已到,英、法、美三国公使自行来到大沽口外,他们都有兵船随,行。特别是英国公使卜鲁斯,所率领的是以海军上将何伯为首的一支相当大的舰队。他们不接受清廷所提出“不带武装,由北塘口上岸”的安排,认为他们在中国“有权要走哪里就走哪里,要带武装就带武装”。6月25日,英、法兵舰蛮横地撞入大沽口,自行排除航道上的障碍物,开炮轰击炮台,并出动陆战队强行登陆。他们没有料到,这时中国炮台对他们进行了猛烈的反击。炮战继续了一昼夜,侵略军遭到了严重的失败,英国的四艘炮舰被击沉,还有几艘炮艇受伤,登陆部队半数以上伤亡,海军上将何伯也受伤。倘若没有在场的三艘美国兵船临时应援,英法侵略军还会更加狼狈。

英国和法国侵略者对于这次意外的失败是不甘心的。1860年初,重又联合派出相当大的兵力,仍分别由额尔金与葛罗为专使,再次宣布同中国处于战争状态。由于清廷指导方针上的混乱,今日言和,明日言抚,不战不守,毫无准备,开门揖盗,使额尔金所统率的侵略军从容地在没有设防的北塘口登陆,偷袭大沽炮台,迫使守卫炮台的僧格林沁部队挂了白旗撤退。额尔金乘机进占不设防的天津,并指挥侵略军从天津向通州方面推进,迫使清军仓皇应战。僧格林沁天真地以为英法派到通州的谈判代表巴夏礼是他们的“谋主”,把巴夏礼扣留了,就有助于反击。事实上清军这时已丧失战争的主动权,八里桥一战,僧格林沁所统满蒙骑兵全部溃败。于是北京城就敞开在侵略者前面了。

这时巴夏礼被清军释放回来,竭力怂恿额尔金以烧毁清朝皇帝行宫圆明园来进行报复,他说:“烧了行宫是对清政府的严重警告,告诉他们如不及早投降,将作更大规模的烧杀。”额尔金本来就是惯用这种惨无人道的威胁手段的,如他在南方时就派遣过军队四处烧杀。所以额尔金听了巴夏礼的建议,立即进行了进攻准备。

于是当侵略军开到北京城外,首先绕道到西北郊的圆明园,抢夺园内的金银财宝,并劫走所有能搬动的珍贵文物,接着举火烧毁全园建筑。这个经过清朝一百多年经营,汇集中国人民的血汗的结晶,综合中西建筑艺术,聚集古今艺术品而成的壮丽宫殿和园林,顿时变成了废墟。这是额尔金、卜鲁斯、巴夏礼之流,对人类文明犯下的滔天罪行。正如雨果所说:“在我们眼中中国人是野蛮人’,可是你看,‘文明人’对野蛮人’干了些什么……政府有时会做强盗,但人民是永不做强盗的。”若问额尔金、卜鲁斯、巴夏礼手下的英国政府军是怎样做强盗的,据上尉戈登写家信回英国时自供说:“总司令下令去该园(圆明园)。我们遵令前去,于是在大劫掠之后,火焚全园,……尽行焚毁这些华丽伟大的宫殿,真令人心痛;其实,这些宫殿伟大至甚,而我们所得的时间无多,致令我们未能细细的洗劫全部……人野性发作,拼命的劫掠。

英人盒惠涛在写给友人的信中也说:“额尔金告诉我说,他曾有意派一支军队穿行远近一切可疑的乡村,拿那些明显有任何抵抗迹象的乡村,做出一个榜样来。所谓做榜样”,就是用残酷的烧杀手段来进行威胁。腐败的清政府确实害怕这种烧杀的威胁,因而在火烧圆明园后的不多几天,清政府代表恭亲王奕诉等即在中英、中法北京条约上“画押盖印”了。

额尔金、卜鲁斯、巴夏礼三人作为西方殖民主义的代表人物,他们都在欺压清政府的同时,敌视太平天国革命。据额尔金的朋友涛透露:“额尔金的主要目的是对付叛党(太平军)”。早在签订“北京条约”以前,额尔金就曾亲自率领一支庞大的兵力,包括佛尼斯号、阿尔吉尔号、莱塔布登号,阿登号等军舰,侵入长江,在天京和安庆江面向太平军开炮挑衅。

等北京条约正式签订,他又立即派遣舰队司令何伯和参赞巴夏礼,再度举兵进入长江进行。巴夏礼到了汉口,布置开埠。回程时在黄州会见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阻挠太平军进军武汉。旋即额尔金调任印度总督,临走推荐巴夏礼为驻上海领事。巴夏礼在任上海领事期间,得到公使卜鲁斯的支持,勾结清政府太平天国革命。臭名昭著的“常胜军”,也是在卜鲁斯支持下发展起来的,奥伦和戈登先后出任“常胜军”统领,都是得到卜鲁斯批准的。“常胜军所用枪炮弹药,大多由卜鲁斯授意英军予以供应的,在抵抗“太平军三打上海”的战役中,巴夏礼奉卜鲁斯之命,上窜下跳,十分卖力,直接组织英法联军正规部队参战。巴夏礼这个原先的流氓,终因侵华有“功”,受封为爵士,并升任了驻华公使兼驻朝公使,最后死在北京。

巴夏礼只活了五十七岁,却有十七年在中国从事侵略活动。他从流氓变成爵士,从译员升任大使,都是中国人民的鲜血换来的。同样,卜鲁斯活了五十三岁,有八年时间从事侵华活动。额尔金只活五十二岁,两次出任侵华军全权代表,前后五年,死在他指挥刀下的人数简直无法统计。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罪行,他们从反面向我们提供沉痛的教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