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地理学堂法国:从温格、斯特拉斯堡和萨尔布吕肯看德法恩怨

此前的足球地理学堂,我们通过梅西、迪马利亚、姆巴佩、内马尔等球星的脚步,走进了法国首都巴黎,了解了巴黎的球队巴黎圣日耳曼名称的由来。

巴黎圣日耳曼(Paris Saint Germain)和德国(Germany)虽然没有关系,但法国足球历史上却有不少德国元素。其中,前阿森纳主帅温格(Wenger)就是来自法国的历史地区——阿尔萨斯的斯特拉斯堡,他也是德国裔。

目前,阿尔萨斯地区拥有一支曾经夺得过1次法甲联赛冠军,目前排名法甲第四的劲旅斯特拉斯堡队。

除了温格、斯特拉斯堡之外,法国足球历史上也有一支来自今天德国的球队,这支球队就是萨尔布吕肯。如今,随着萨尔回归德国,这支球队也成为了德国联赛的球队。目前,萨尔布吕肯征战德丙联赛。他们曾经在2019-20赛季德国杯比赛中一飞冲天,打进四强。

半决赛面对德甲球队勒沃库森。最终,征战德甲多年的勒沃库森凭借迪亚比、阿拉里奥和贝拉拉比的进球,3-0淘汰了萨尔布吕肯。萨尔布吕肯的奇迹暂时画上了一个句号。温格、斯特拉斯堡、萨尔布吕肯,这三个看似不相干的名字却是法国、德国之间历史恩怨的见证者。

足球地理学堂,我们继续走进法、德足球历史恩怨见证地——阿尔萨斯、洛林和萨尔,了解这里的历史故事。

2021年夏天欧洲杯法国和德国比赛的火药味,就是两个民族历史恩怨的体现。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公元9世纪的那次分家。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后,日耳曼人的一支法兰克人于公元481年建立了法兰克王国,定都亚琛(德国)。公元486年,法兰克人击溃了西罗马帝国在高卢的残余势力,定都巴黎。

公元768年,也就是中国唐朝时期,加洛林王朝的查理继位。此后,查理凭借杰出的军事才能,多次击败斯拉夫人、阿瓦尔人,将领土北扩展到北海,南部扩展至亚得里亚海,囊括了西欧和中欧的大帝国,也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查理曼帝国。

然而,查理曼大帝亲手打造的帝国却随着查理曼本人的离去逐渐消失。公元814年,查理曼大帝与世长辞。查理曼大帝死后,帝国陷入了内战。逐渐走向解体。公元843年,查理曼的三个孙子签署《凡尔登条约》,将帝国一分为三。西法兰克就是今天法国的雏形,东法兰克就是德国的雏形。

此后,西法兰克王国(法国)逐渐走向了中央集权的道路。东法兰克王国(德国)虽然名义上是神圣罗马帝国,但内部的诸侯拥有的权力实际上大于皇帝。法国则趁机吞并了德意志人占多数的地方,且采取一切措施阻挠德意志统一。欧洲的法、德矛盾,正是从此埋下。

在法、德的历史争夺中,阿尔萨斯、洛林以及萨尔这三个地区,成为了法、德历史恩怨的见证者。

法国球员、教练的名字音译就是一门艺术。或许很多球迷还记得2007年,上海滩名嘴唐蒙把当时阿森纳主帅温格的名字念作了旺热。此举遭到了很多球迷的反对,认为唐蒙是故弄玄虚。

唐蒙本人翻译时,根据Wenger的法语发音,将其音译为旺热。其实,旺热虽然符合法语发音,但却不符合音从主的原则。因为Wenger是一个德国姓氏,发音跟温格很像。教练本人也可以用流利的德语接受采访。因此,翻译成温格是一个歪打正着的名称。

温格出生之地,就是阿尔萨斯的首府斯特拉斯堡。这座城市,不仅仅有足球,也是欧盟的第二首都(首府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斯特拉斯堡和温格所在的地区,就是法国著名作家都德著名作品,入选中学语文课本的《最后一课》所说的阿尔萨斯地区。总有人说都德带节奏,因为包括温格都会说一口流利的德语,当地人对法国的认同感没那么强,事实真的如此嘛?

法国语言分布图,蓝色为法语主要地区,东北部为德语区,有大约60万的德语居民,占据当地人口的近40%

阿尔萨斯-洛林主要指法国东北部地区。该地区与德国隔莱茵河相望。气候类型属于温带海洋性向大陆性气候的过度。这里既是重要的农业区,也因为有着丰富的铁矿资源,是西欧重要的工业地区。

阿尔萨斯和洛林所在的地区靠近莱茵河,历史上就是德法两个民族争夺的地区。在德法两个民族的争夺中,阿尔萨斯和洛林地区一直都归属于东法兰克王国,即神圣罗马帝国。因此,阿尔萨斯和洛林的民众多数都是德意志人,说德语。包括温格的先祖亦是如此。

法兰西帝国建立之后,一直以来要将国土扩展到自然疆界。这种疆界的东北边境就是莱茵河。因此,法国一直以来觊觎这片土地。16世纪到18世纪时期,法国经历了两个世纪的努力,夺取了洛林。17世纪时期,法国在路易十四的带领下夺取了阿尔萨斯。可以说,阿尔萨斯和洛林都是法国从德意志人手里夺来的。

但这里的德意志人却对法兰西的认同感高于对德意志的认同感。在法国历史上,很多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都来自这里。例如,法国人崇拜的女英雄圣女贞德,出生在洛林地区。

法国国歌《马赛曲》名字上虽然叫马赛。但其原本名字是《莱茵军团军歌》,其来源地区就是阿尔萨斯和洛林。因为法国大革命宣传了自由、平等的思潮。此外,法国没有在当地强推法语。因此,当地人对于法国的认同感开始提高。

严重冲击了普鲁士和奥地利的君主专制。因此,普鲁士、奥地利组成了反法同盟。在德意志人聚居的阿尔萨斯-洛林地区,他们对自己的同胞下黑手。这就导致了该地区居民虽然是德意志人,但对于普鲁士和奥地利有着本能的反感。这也导致了阿尔萨斯-洛林对于法国的认同感远高于德国。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普法战争之后,当地民众视德国为侵略者而非解放者。《最后一课》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下所写。德国对于当地的戒备没有消除。1871年到1918年,德国在此地设立特务、军警监视当地,当地对于德国的认同感越来越远。

因此,两次世界大战后,阿尔萨斯和洛林自然而然选择了法国而非德国。温格就是在二战后出生在阿尔萨斯,长期的德语、法语双语环境下,温格能够熟练地掌握法语和德语。法国人在名字上遵循本民族语言发音原则,因此,法国人叫他的名字,也是类似于“温格“。

说起征战法国联赛的海外球队,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摩纳哥。摩纳哥虽然贵为主权国家,但其一直以来都征战法甲。其实,摩纳哥并不是历史上唯一征战过法国联赛的外国球队。历史上曾经有一只球队征战过法乙联赛,如今却征战德丙。这支球队就是位于萨尔州首府萨尔布吕肯的球队萨尔布吕肯。

萨尔地区是欧洲重要的煤矿产区,因此也是德法重点争夺的地区。萨尔是德国除了柏林、汉堡和不来梅三个城市州之外最小的州。该地区虽然历史上一直是德法争夺地区。但历史上这里一直被德国人占据,因此当地对于德国的认同感远高于法国。萨尔布吕肯俱乐部成立于1903年。从成立伊始,这支俱乐部就参与到德国联赛,成为了德国的球队。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萨尔被从德国剥离出去。法国一直未能控制这里,1938年1月的全民公投中,当地98%支持回归德国。法国第一次控制萨尔的努力失败。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法国再次兼并了萨尔区,并将其和德国再次分开。意图再次吞并萨尔。随着萨尔和德国的分离,萨尔地区不愿意加入法国联赛,就成立了自己的足协和联赛。萨尔的所有球队都是业余球队,唯独萨尔布吕肯是一支职业队。因此,在萨尔地区联赛中,萨尔布吕肯表现出的优势是碾压性的。

为了拉拢萨尔地区入伙,法国曾经向萨尔布吕肯抛出了橄榄枝。这支球队加入到法国,参与1948-1949赛季的法乙联赛。到了法乙联赛的萨尔布吕肯表现出神挡杀神的优势,一举拿下了联赛的冠军。按照当时的规则,萨尔布吕肯完全有能力征战法甲。

然而,萨尔布吕肯的居民对于德国的认同感始终高于法国,这引起了其它法甲球队的不满。要知道,当时德法之间没有实现和解。一支德国球队拿到法乙冠军已经让很多法国人难堪,因此,在所有俱乐部的反对下,萨尔布吕肯被驱逐出法国联赛。

1950年,萨尔索性成立了自己的足协,加入国际足联。但他们不像科索沃一样以国家队自居,他们把自己视为选拔队。同年,两个德国也成为了国际足联的成员。1954年瑞士世界杯预选赛,萨尔就和联邦德国相遇,最终,联邦德国淘汰萨尔,闯进了世界杯。

1957年,法国和德国(联邦德国)最终达成和解,萨尔重回德国。萨尔布吕肯重回德国联赛并成为德甲的创始者。这个创始者只在德国联赛呆了一个赛季便惨遭降级。此后的几个赛季,萨尔布吕肯一直 德甲升降机。

两个德国统一之后,萨尔布吕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出现在德甲赛场是1992-93赛季。随后,他们因为财政危机一降再降,就此消失在主流媒体的视野之中。直到2019-20赛季在德国杯的一飞冲天,才让人们想起了曾经征战法乙的德甲创始球队。

今天的足球地理学堂,我们跟随着温格、斯特拉斯堡和萨尔布吕肯的脚步,了解了阿尔萨斯-洛林(法国)以及萨尔(德国),了解了两个地区之间的德法恩怨。

法国国家队实力强大,但法甲除了巴黎圣日耳曼一支欧洲顶级球队之外,其余球队往往都充当了球星跳往英超、西甲、意甲和德甲的跳板。前捷克门神切赫就是从法甲的雷恩转会去了英超切尔西,在那里开启了光辉岁月。你可知道,切赫的这次转会是从小不列颠跳往大不列颠。

下一期足球地理学堂,我们即将跟随切赫和雷恩的脚步走进法国的小不列颠,了解那里的风土人情,下期足球地理学堂,我们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