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AI进军足球领域球探们要失业了?

AI技术的出现让传统的“大数据”选球员模式逐渐过时,未来或许会有更多俱乐部因为运用了AI技术选择球员取得成功。

前AC米兰和巴黎圣日耳曼体育总监莱昂纳多曾在一次为马尔蒂尼鸣不平的访谈中提到,所谓马尔蒂尼和大数据选材不兼容纯属借口,大数据只是工具,很多俱乐部都已经在使用,不是什么新鲜东西。

由于马尔蒂尼被赶走的决定不可逆,莱昂纳多的话也没有引发太多反响。但巴西人确实揭示了目前欧洲职业足球的发展水平,围绕科技的一场大战早就在展开,“大数据”这个说法甚至可能都已经过时,未来或许会有更多俱乐部因为运用了某种技术冷不丁地取得成功。

上赛季的葡超联赛中,里斯本竞技排名第四,罕见地掉出了欧冠区域,第三名被获得卡塔尔人投资的布拉加夺走。但是在本赛季,里斯本竞技表现相当强劲,很多和他们交手过的球队都认为里斯本竞技甚至强于卫冕冠军本菲卡,是目前葡超第一强队,尤其提到了他们的瑞典前锋哲凯赖什的作用。

这名25岁球员是去年夏天里斯本竞技花费2100万欧元从考文垂买来的,他是匈牙利移民后代,之前较长时间在英冠踢球,因为不太被看好,在2021年被布莱顿卖给了考文垂,当时的身价才120万欧元。

哲凯赖什在葡超大放异彩,不到半个赛季就有英超球队希望得到他,以至于主教练阿莫林不得不对俱乐部施加压力避免他在冬窗就离队。现在哲凯赖什的身价在德转网站已经达到4500万欧元,并且不排除在今年夏天的竞价中被抬得更高。

哲凯赖什是阿莫林亲自发现的。他在上赛季末认为,里斯本竞技最需要加强的位置是射手位,需要一个有速度、有身体,而且有一定单兵作战能力的中锋。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阿莫林把自己对中锋的要求输入了某个探星平台,哲凯赖什立即跳了出来,在适当更换了一些要求以后,哲凯赖什仍然是平台极力推荐的球员。

阿莫林没有透露他在哪个平台得到了推荐,但这个故事无疑会让很多体育经理感到恐慌。很多俱乐部的体育经理或总监所掌控的部门,仍然是多年以来职业足球界常见的结构,由体育经理和遍布各地的专职或者兼职球探网络形成互动,肉眼观察是判断的最重要标准,和经纪人之间的关系也常常在决定中占比很大,这样的工作方式也意味着较多的长途旅行。而阿莫林这次找到球员,是一个非体育经理人足不出户实现的,就像问答方式一样从平台得到答案,平台对球员的判断并不基于肉眼观察,而是基于对积累的比赛数据的分析。

德甲球队达姆施塔特作为升班马,目前积分垫底,重回德乙的可能性很大。但他们上赛季在德乙时隔6年打回德甲,已经被视作成功,这甚至是AI球探平台 Plaier的一次杰出广告。

Plaier平台的名字来自player和AI两个词合体。平台创始人文特出自赛车行业,那是一个比足球更在意数据和数据分析的行业。文特有一次在拉斯维加斯得到了灵感,当时他和友人们去赌场玩,在他已经准备离开的时候,觉得背景音乐令人舒适,他又留下来,把剩下的10美元也输掉了。文特却突然意识到,人的所谓理性判断很容易受到自己察觉不到的外界因素的影响,这使他决心开发一个挑战职业足球经理人主观判断的平台。

文特以全球200多个国家超过25万名球员的数据为基础,让AI进行学习,寻找探索新星的模式。在创建起自己的模式以后, 文特找到了达姆施塔特俱乐部当时的足球总监韦尔曼,两人之前有过一些共同的职业经历。文特希望在达姆施塔特俱乐部进行试验。

当时达姆施塔特已经从德甲降级3年,他们想要通过搭建一个以年轻人为主的阵容让球员获得成长,并最终冲击德甲。韦尔曼给了文特一份关于球队当时感兴趣的18岁球员的名单,请他帮助分析。

Plaier平台给达姆施塔特提供的答案是:不应该签下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韦尔曼对这样的结果感到震惊,也很不满,他怀疑这样的判断实在过分机械武断。但是之后的赛季证实了Plaier平台的判断,达姆施塔特看中的青年球员都没有出色表现。

文特表示,最难的就是这个阶段,因为对球员的预测不是马上可以证实的。Plaier平台的判断是在之后得到了证实,韦尔曼从此很信任文特的平台,并根据平台建议对本队的转会决策进行改进,上个赛季,达姆施塔特升入德甲。

现在大约有30家来自欧洲顶级联赛的俱乐部正在与Plaier合作,其中包括3支德甲和2支英超球队。平台引用了网络餐厅、旅馆等行业的AI技术,这使得客户可以通过个人偏好来设置搜索要求,找到最适合于俱乐部优化阵容的球员。Plaier绝不仅仅是提供潜在候选的名单,它能够估算某人加强某队的程度,对赛季成绩的影响,以及鉴于这一切的适当转会费。它甚至可以推断球员何时达到巅峰以及能够保持多长时间。

举例说,Plaier比较成功的预测包括:贝林厄姆在新一代年轻球员里是最有潜力的一个,而穆西亚拉和拉什福德则在可预见的将来停滞不前。还有,凯恩在本赛季对拜仁慕尼黑的进球不会产生显著影响。该系统声称在22到26岁之间的球员评估中准确率最高,这一时期的命中率为87%。

最近,西汉姆联队从不来梅俱乐部挖走了德国转会数据分析师马克西米利安·哈恩。这位28岁的分析师之前就是在达姆施塔特工作,非常熟悉Plaier的使用。这样的挖角并不显眼,但对于行业来说有着很特别的意义,因为过去足球世界的挖角局限在教练、球员、经理、医生、医疗师等角色。

《巴黎人报》不久前刊登了一篇揭秘体育总监坎波斯工作方式的文章。如果拿Plaier代表的AI分析来做对比,可以发现,坎波斯从事的仍然是老式的体育经理人工作。

坎波斯使用数据平台,甚至还使用一套心理学家提供的系统,可以根据社交媒体内容等素材判断出球员的个性特征和潜在问题。但从工作方式来说,坎波斯绝对不是Plaier平台这种客户和AI人工智能的直接问答式。他拥有一个自己的个人团队,巴黎圣日耳曼还有一个由他领导的球探部门。

坎波斯的团队仍然按照地理区域来划分工作范围,会为每个位置建立多达9人的候选名单。一些并不引人注目的比赛,例如巴西U23参加的奥运会南美区预选赛,坎波斯也会熬夜看现场直播,而且随时和身在前方现场的球探通话沟通。坎波斯的工作人员会前往现场在赛季不同时段和不同环境下观察球员,以判断他在强强对抗和强弱对抗中是否拥有较好的一致性,并对阅读比赛能力、战术执行能力、比赛作风、整体配合能力、压力管理等细项进行评分。

在选定小名单以后,坎波斯会让不同的工作人员出具不同的独立报告,如果看法相左,他会亲自审视并作出判断,如果看法一致,他会加速收网。而对于坎波斯来说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是,除了现场看球,还有和球员共进早餐或者午餐,他希望借此对球员的个性拥有最直接的了解。

他上任的头两年在18名球员身上花费了超过4.4亿欧元,一些明显的失败让他备受争议。有一个问题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出现:以巴黎这种规模的花钱能力,如果换成更加依赖AI的招募系统,会不会比曾经的“大数据专家”坎波斯表现更好?